当前位置: 首页 > 北外人物 > 校友风采 > 正文

直面挑战,笑对人生

【来源: | 发布日期:2019-12-06 】

直面挑战,笑对人生

——专访刘亚中校友

校友简介:

刘亚中,1964年考入北外附校中学部法语班。1969年1月按学校的安排赴山西省沁县插队。1973年9月考入北外法语系。1976年作为留校教师公派留学法国。1978年回国后,在北外法语系任教,并取得讲师职称。1983年初被国家经贸部(现商务部)借调到国际联络局,负责安排和管理双边国际援助项目。1985年调入国家计委(现国家发改委)节能局,随后因机构改革进入华能集团下属的中国(华能)工程技术开发公司任国际合作部经理。1989年因中法节能合作的要求赴法创办华能在法的子公司,并任经理。1992年应聘法国国际能源咨询公司业务经理,主要负责组织安排和实施协调中法和中欧在节能、环保、可持续发展领域的合作项目。2007年应聘到凤凰卫视欧洲台,创建凤凰卫视法国公司,并任总经理。2016年退休。

由于刘亚中校友远在法国,笔者对其进行了电话专访。他亲切随和,与笔者分享了人生之路上的种种体验和诸多趣事,以及他对人生的独特思考。

知青生涯与北外之缘

1964年,刘亚中考入北外附校法语班,随后依照组织安排与23名同学一起去山西插队。一开始,大家都怀着满腔热血和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置身于从小接受教育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希望通过自己的劳动让祖国一跃跻身世界强国之列,但后来却发现现实根本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不仅生活条件不尽如人意,生活的艰辛,繁重的劳动让知青们很不适应。在现实与理想之间存在的巨大鸿沟面前,有些同学泄气了,选择了随波逐流、就此消沉,甚至染上一些恶习;但也有一批同学,在认清现实之后仍然想通过自己的奋斗来改变祖国的面貌,刘亚中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完成自己的繁重的劳动工作任务之余,他仍然不忘挤出时间来学习。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意识到:逆境并不可怕,即使在逆境之中,也依旧要认真对待每一件事,也要奋斗,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不仅如此,知青岁月还给予了他另一种更为宝贵的经验:和他人打交道的能力,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学生,到能够自如地使用方言和当地百姓、领导等人谈笑风生,他逐渐学会了通过自己的能力和利用良好的人际关系及时解决问题。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他等待着、期盼着能有一个机会,能够发展自己的所长,真正为祖国做出贡献。

1971年,机会来了。那一年北外恢复招生,刘亚中所在的县也设置了招生点。招生老师希望尽可能多地找到北外附校的学生,以便进一步开展教学工作。而刘亚中自己也希望能够继续学习法语,发挥自己的特长。虽然1971年他因为政审不合格没能进入北外,但柳暗花明,1973年他最终还是有惊无险地通过了审核,进入北外法语系学习。

然而,在北外的学习生活也并不是一帆风顺。70年代初,“文化大革命”在思想领域的影响仍然存在,极左思潮较为严重,当时的总支书曾书记就是一个较“左”的人,对认真学习的同学颇有微词,甚至有些反感这种所谓的“死读书”的行为。刘亚中有位中学同班同学,他们一块插队,一起入学北外。这位同学在入校后不久,写了一篇题为“知识就是力量”的作文,讲述了一位曾经常常与朋友们出去打架、偷东西的同学,几年之后再见,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得谦谦有礼,勤奋好学、善于思索。这个浪子回头的力量来自读书学习,印证了革命导师列宁的名言“知识就是力量”。这样一篇充满正能量的作文在总支书记的眼里却成了宣扬“白专道路”的典型。该同学因此屡次遭到批斗,一直到书记离任之后批斗才罢休。所幸,当时北外法语系的广大老师们始终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都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够学到足够多的语言知识,也非常支持学生们用心学习,最终成绩好的同学还是占了多数。教学工作就在这么艰难的环境下逐步开展,并开辟出一条新路来。

除了学习之外,刘亚中在学生工作上也不逊色。在竞选共青团的小组长时,系总支领导指定了一位候选人,但同学们都觉得刘亚中更适合这个职位,一致投票把他选为组长。虽然最后领导并没有听同学们的意见,但却把刘亚中任命为系学生会体育部长。一开始体育活动很难组织起来,但因为刘亚中和各班的班长、体育委员关系都很好,所以能号召大家积极参加到体育活动中来。渐渐地,法语系的体育参与程度和热情度越来越高。一年后,法语系的体育成绩由全校倒数第二上升为正数第二,其中自然少不了刘亚中的心血。

毕业之后,刘亚中被选为公派生到法国留学,而留学的唯一条件就是学成之后回校做教师,刘亚中同意了。初到法国,他就惊异地发现法国与想象中的其实并不一样,常常听不懂电视和电台的节目。这并不是因为语言不过关,而是因为不了解其社会文化背景。在法期间,他“读万卷书”的同时也不忘“行万里路”,走出自己的圈子,真正与法国社会亲密接触。这样才慢慢融入了法国社会,并逐渐交到了一些法国朋友,其中有些和他成为了终身好友。比如一位在法国政府部门任职的虔诚天主教徒,常常邀请刘亚中去家中度周末,一起讨论天主教和马克思主义的相通之处。他退休之后,还专门跑到中国,在《北京周报》法文版当审稿人,也是因为当年的情谊。

回到北外之后,刘亚中依照约定,回到北外法语系在77级任教。1978年高考招生,有很多考生过了分数线却由于名额限制上不了学,数万家长联名给当时的北京市委书记林乎加写信,要求扩大招生。北京市委召集所有在京高校的校长开会研究扩招事宜。在与会校长们的全力支持下,各高校都纷纷建立了分校,北京市教育局负责提供教学场地和行政管理干部,各高校负责选派教师到分校任教。1979年,北外分校建立,刘亚中作为法语组组长,在教学经验丰富的金国芬老师的带领和号召下,组成了一支敢于创新的年轻教师队伍。在教学过程中,积极采用做游戏的方式教学,激发学生们学习的兴致。一个学期后,由北外法语系全体外教和部分系领导和教师组成一个评估团,对分校的教学质量和水平进行评估。评估团成员一致认为分校的教学水平超过了本校。随后这些曾在分校任教的年轻教师,全部调回法语系成为系里的教学骨干。

转型与适应

70、80年代初,我国经历了从拒绝外援,接受外援到争取外援的转变,经贸部向学校要求提供一些同时擅长法语和经济的人才。在此过程中,刘亚中被“借调”进了经贸部,主管国际节能合作。从此他没有再回外语学院,后来从经贸部转到掌管全国经济规划运行的国家计委。刘亚中凭借语言和专业知识,积极联系,参与谈判促成法国节能署与国家计委签订节能合作协议,那是国家计委同西方国家签订的第一个合作协议。

从教师到国家部委,刘亚中经历了一次巨大的角色转变。如此大的一次转变,刘亚中却视若平常。这的确是一个挑战,但对于他来说更重要的是敢不敢迎接这个挑战。那时我国小兴安岭正准备接受加拿大政府无偿捐助的项目,建立森林综合集约管理体系。那是一次具有开创性意义的合作,林业部希望通过这个援助项目摸索出一套模式向全国推广。加拿大国际援助署选派十余名专家进行实地考察,确定项目的具体实施方案和援助金额。刘亚中作为中方协调人参加了考察组。面对一个未知的领域,他决定“少说多听学”。在考察之初,他整整三天没有发表意见,而是会上认真倾听,会下虚心向专家请教;三天之后,他逐渐发现了项目的问题和需要改进的地方,主动请缨在协调会上发言。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发表完意见之后,大家都报以热烈的掌声,说没想到他能够如此精确地道出弊病所在。经过双方专家的共同努力,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实施方案,保证了项目的圆满成功,加拿大政府将预计为该项目提供500万加元的无偿援助,追加到2000万加元。在他看来,国家部委的工作固然需要大量的专业知识,但更重要的是学习适应能力和战略目光,他在北外培养了极强的学习能力和处理各种问题的能力,能够支持他胜任接下来的任何工作。“转型”确实有一定难度,但是这在刘亚中看来并不是自己生活和职业生涯的绊脚石,而更像是提升完善自己的契机。因为每一次转型都是一次人生的挑战。

随后,刘亚中投入到我国的节能工作,这在当时对我国非常重要:经济大腾飞遭受到能源短缺的瓶颈制约。但开发能源既需要时间,更需要大量的资金,减少全社会的能源浪费,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很快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节能工作被纳入国家能源的战略。当时的中国,所有行业都有着丰富的节能资源,如何发展出节能潜力,则需要主管部门针对每个行业,每个企业制订明确的节能目标和达到目标的途径和手段。国家计委节能局承担着组织协调各级政府的节能工作,建立和协调各行各业节能技术队伍。这就要求节能局的工作人员不仅仅要懂国家的节能政策,更要懂相关行业的技术,才能真正监督好企业、落实好国家政策;在工作中要和相关技术人员交流,才能找出降低能源消耗的办法。为了尽可能积累更多的相关专业知识,刘亚中利用工作之便,先后考察了数百家中法工矿企业,组织并促成众多中法交流与合作、技术推广、技术转让、技术培训等项目。对于刘亚中来讲,每参与一个项目,每陪同一个代表团,每考察一个煤矿、电站、生产厂,每伴随一个培训团,都是一次难得可贵的学习机会。他从中法主管官员、技术负责人交流和探讨中攫取并积累了大量的专业知识,逐步达到在组织中法、中欧合作项目的技术方案论证中游刃自如,既保证双方的表述不会产生误会,又为项目实施方案提供切实可行的建议。

刘亚中认为,语言只是一个工具。从外语院校毕业的学生,是先掌握工具,再进入专业。在实践中学习、摸索掌握专业知识,同样也是一条走向专业化的道路。掌握了语言工具,可以拥有一个更加广阔的独特视角,兼收并蓄成为快速进入专业捷径。承担技术翻译是个得天独厚的绝佳机遇。

1987年,作为中法节能合作中方协调员,刘亚中参加了“法国和辽宁的能源预测”中法研究组。经过两年的辛勤劳动,中法研究小组在蒙特利尔举办的世界能源大会上宣读了该研究报告,得到了各国与会代表的一致好评。五年后,事实证明这份预测的准确性,辽宁省科技厅为研究小组颁发了科技进步二等奖,也是该省首项软科学获得的最高奖项。

1992年刘亚中应聘到法国国际能源咨询公司任技术经理后,更是如鱼得水,参加了众多中欧和中法官方和企业合作项目。2007年,时任凤凰卫视欧洲台台长的邵文光校友邀请刘亚中加入凤凰卫视团队,在法建立子公司。一生喜爱挑战的刘亚中,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人生最后一次职场转型。加上他原本就对电视媒体报道节能理念时表现出的浅浮、缺乏深度的节目,抱有愤懑之心,希望通过凤凰卫视改变这样的状况。从能源到传媒,刘亚中又经历了一次巨大的跨界,但是他对此始终保持积极的态度。他觉得人可以多去尝试改变自己的工作岗位,以迫使自己终身保持学习和进取精神。到了凤凰卫视之后,刘亚中的视野就更广了,从能源方面,一直延伸到社会各个角落,接触形形色色的人。他注意到,凤凰卫视在欧洲的节目都是转播总部的,没有自己的特色。因此想要在欧洲做一档接地气的节目,关注当地老百姓感兴趣的话题,反映当地人生活中的困惑。在他的团队共同努力下,创办了《乡情侨音》栏目。虽然这档节目坚持了一年后,终于还是被“枪毙”了。但是刘亚中还是获得了宝贵的经验,他认为,任何一个华语电视台到国外发展,首先要考虑“接地气”,了解和反映当地华人的生活,满足他们的文化和生活需求,否则就是“曲高和寡”,很难赢得当地华人的喜爱。

2008年5月12日发生了汶川8.2级大地震。法国政府决定为灾区重建提供援助,尽管刘亚中已经离开了原来的公司,法国开发署仍然力邀刘亚中参加法方援助四川灾区重建领导小组。大地震一个月之后,余震依然不断,刘亚中同其他法国专家一道现身灾区。经过实地考察,和与当地主管部门紧密合作,起草了2000万美元无息贷款和400万欧元技术援助受益项目的筛选和资金使用细则。

校友会与文化交流

在法国期间,原北外副校长,时任中国驻法使馆教育处公参马燕生,要求刘亚中担负起组建北外法国校友会的工作。加之他在北外的经历最长、资历最老,后来自然地就被选成会长。校友会的凝聚力很强,许多校友尤其是秘书长,都有积极的奉献精神,承担了很多工作。在大家的努力下,北外校友会在法国社会中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力。

尽管校友会做出了一些成绩,但还是有很大的拓展空间,例如进一步提高北外在法国的知名度。现在,学校已经与法国高层建立了良好的官方联系,而民间的交流任务就落在了校友会的肩上。为了顺利进行这一互动过程,校友会不断尝试,做出突破。2019年,正逢《凡尔赛和约》签订100周年纪念日,而这段历史很多法国人,甚至在法华侨都不太了解。因此,校友会准备联合在法的其他5所中国高校校友会举办一个论坛,聚焦巴黎和平大会和《凡尔赛和约》对中国的影响。论坛计划邀请社科院的专家、当年报道过一战华工命运的巴黎记者和法国的历史学家,讲述中国是如何在签订凡尔赛和约的刺激下觉醒的。讲述凡尔赛和约最终唤醒了中国有志青年,涌向法国寻求救国之道,从此改变了中国近代历史轨迹的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仅1920年到法国勤工俭学的中国学生一下上升为1720人。科学救国、实业救国的理念深深印在他们的脑海里。这段“百年留学”历程为中国的发展、经济建设储备了强大的后备力量,更为我国培养出一批无产阶级革命家,这对于中国乃至世界都是影响深远的。而选择在法国巴黎讲述这段历史,更有了不一样的意义——历史的教训可以促使人们思考:人类如何才能走向世界和平?凡尔赛和约本意是为了和平,但是却只保持了“二十年的休战”,并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地缘政治关系下并没有为世界带来和平而是更多的战争。那么我们就要思考,什么样的道路才是通向和平的道路?刘亚中认为,习主席提出的“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才是通往和平的正确道路。

而新形势下,校友会又有了新的面貌。如今大多在法的年轻校友流动性很强,校友会也得适应这个特点发展。新一届的改选中,四个年轻校友加入校友会,年轻一代正逐渐成长为中坚力量,为校友会注入了新鲜的血液。采访进入尾声,笔者请刘亚中校友为北外人写几句寄语。他希望所有的校友、在校生牢记,北外是一个很有名气、很有历史的学校。作为北外人,我们应当为母校感到骄傲和自豪。母校的教育赋予了我们特别的优势。语言是了解、认识世界,与人交流的工具,但语言学子不能把自己当成工具,不能仅仅止步于语言本身的学习,还要着重了解历史文化、习俗和社会问题,真正和外国友人进行更高级的思想上、技术层面上的无障碍的交流。做任何事情都要想到我们是优秀的学生,要继续发扬这一优秀的传统。

刘亚中校友的北外之缘以及他多次的转型与突破向我们昭示了北外学子在语言的帮助下,人生所拥有的无限可能。相信既有专业技能又有世界视野的北外人在任何挑战面前都能自如应对,更能够肩负起中外文化交流的重任,走向世界,走向属于自己的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