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北外人物 > 名师风范 > 正文

英语学界的风范---北京外国语大学梅仁毅教授

【来源: | 发布日期:2018-10-26 】


梅仁毅为中国的英语教学事业呕心沥血,奉献了他最宝贵的大半生。看到他培养的一批批外语人才走向各自的岗位,不能不感叹,这样的人足以做年轻人的师表,老师学界师道的风范。


与北外缘定终身

我们凝视着敬重已久的梅仁毅教授。他脑袋锃亮,脸颊红润,目光温和而平易,谈话间言语亲切,一派外语学界师道的风范。

“我是1953年进北外的,毕业留校起我就再没有离开过北外。”回忆起当年的选择,梅教授的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当时的留校是统一分配的,并无自主选择的权利。然而对于梅老师来说,这正是他想要的。“我原本就喜欢教书,想当教员。”梅教授这一留,便是大半生。

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前身是抗日战争时期创办的延安外国语学校,从最初为军事服务到全方位服务、单纯技能到复合型、单一外语学科到多学科、大本到硕士、博士、博士后多层次、从教学型到教学研究型,北外走过了艰苦而辉煌的路。北外为新中国培养了许多杰出的外交人才,如在近850名大使中,就有约300名毕业于北外,其余的人也大多活跃在外交领事领域,因此北外享有“中国外交官的摇篮”之美誉。

在为我国培养外语人才的这些年里,梅教授可以清晰地记起很多细节。梅教授谈及很多学生,对他们的名字和工作都记得很清楚,甚至连哪年入学都可以一一道来。

“我是在北外成长起来的,也是北外培养了我,我这一辈子就是跟北外结缘了,我就没离开过北外。”4年的本科、2年的研究生时光,几十年的任教生涯,就像北外校园里的一棵树,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从沃土中吸收养分;成材后,又回报大地,并用自己茂密的枝叶为后代撑起一片阴凉。


严谨和宽容两平衡

如何学好英语,梅教授说,要学好英语,就要对语言本身及语言所表达的各种文化信息感兴趣。当你读到或听到别人用简洁的英语表达出深奥的思想时,能兴奋不已,立刻记住,这就表明你已对语言产生了兴趣。没有这种兴趣,难以在语言学习中登堂入室。

梅教授尤其强调,学习英语从一开始就要重视语音、语调。发音、语调、重音、停顿上不求完美,但要基本正确。否则,将影响听力及口语,从而使语言失去交流的功能;简易读物对打好基础极其有用,要多读,至少读40本。要重复读,选出1015本,读3遍,读到许多问题印在脑子中。设想一下,别人能用15002000个词写出几十本书来,我们掌握了这些词汇,能表达多少内容?在基础阶段后期、高年级,要努力背诵名篇,比如说,背50~100篇。背熟其精华,对了解西方文化、对研究文字的运用都有好处。

在梅教授看来,教书育人,不在于讲多少大话,而在于以身作则。“这是在教学中已经体现出来的,不需要再多讲,重要的是为人师表。作为一个老师,多少年以后,学生还想得起,记得住,就证明你的影响存在。”同时,教员也要站在学生的立场上考虑各种想法,严格与宽松兼顾,才会有一个平衡。“我上课从来不点名的,我就是坚持这一条,你已经这么大了,应该懂得好坏了,如果到这时候还要靠点名,就证明你自己不咋样。所以你慢慢会自己悟出来这个道理,会更自觉一点。”

梅教授一直严格要求自己,然后通过自己严谨的态度来影响学生的行为。一位曾经是梅教授的学生现在北外任教的老师回忆说:“梅教授从来不迟到,每天都是提前10分钟来到教室。久而久之,班上的同学也养成了不迟到的好习惯。”


英语学界师道的风范

一般60岁的人就要退休了,可是77岁的梅教授至今还在为学生传道授业解惑,每当他上“大课”举行讲座,常常是教室不仅座无虚席,连过道上都站满了人。

梅教授讲课总是能用最简单的词语把最深奥的意思表达给学生,而不是讲一些不知所云的深奥哲理,用一些高级词汇让听者云里雾里,因为梅老师说他想让学生真正在课堂上有所学习,有所收获。“我不敢什么东西都讲就在于此,因为不是什么东西都清楚或者你都知道。”

简单地看梅教授的经历,我们可以这么说,北外为梅教授当年的成长提供了很多难得的机会。在之后的任教生涯里,他也为北外的建设发展出谋划策,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他在研究上的学术地位毋庸置疑,而作为一名教员,他又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什么是师道风范。正如他自己所说,教书、育人,正是一名教员的责任与义务。这么多年以来,行政上事必躬亲,教学上呕心沥血,深受学生爱戴,堪称师道风范。

梅教授出国的次数并不多。他跟我国驻联合国的代表团去美国,回来后,在北外增设了联合国译训班;随教育部的代表团的成员,参加美国的一个学年会。“那次,整个代表团跨越美国本土,从西部到东部,访问了十几所大学。这一轮考察下来,我就对美国大学的情况基本掌握了。”梅教授今天谈起,仍觉得收获颇多。

善之本为教,教之本为师。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生崇尚真理,热爱教育,为此追求不止,奋斗不息。1935年生于广东,成长于上海的他,以他的聪明才智为人,历任北外英语系老师、教授、博导、副主任,美国研究中心主任,美国外交史、中美关系史、美国政治研究专家,发表多篇美国研究论文,著有《百万个为什么》(外语卷),《美国研究读本》、《现代大学英语》精读第五册教师、学生用书,《现代大学英语》精读第六册教师、学生用书等。

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们听到梅教授与北外共命运同发展,为中国的英语教学事业呕心沥血,奉献了他最宝贵的大半生。看到他培养的一批批外语人才走向各自的岗位,不能不感叹,这样的人足以做年轻人的师表,英语学界师道的风范。



文 邵琮 马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