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外国语学院logo

北京外国语大学-校友会

一碗粉,一群人——舌尖上故乡的余温 ——访宋硕校友

 

宋硕照片

 

宋硕,2008年至2012于北外法学院攻读本科,2012年至2014年任职于中国法学会。法学院08级2班副班长。曾多次参加校际校内辩论比赛并取得优异成绩。也曾代表校街舞队参加过许多文艺表演,参加第22届北京外国语大学十大歌星赛,并成功晋级决赛。大四创业淘宝商店,售卖马克杯、茶壶等杯具。2014年,张天一、宋硕、柳啸三位北外08级法学校友及另一位合伙人联手,创办了北京第一家正宗的常德市牛肉米粉——伏牛堂。目前伏牛堂已有四家门店(朝外SOHO、环球金融中心、龙湖长楹天街已开业,王府井即将开业),产品已实现中央工厂标准化生产。公司规模约30人,已获得险峰华兴、徐小平的真格基金、IDG资本的投资。

 

下午两点的朝外soho,清冷得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大多数店铺大门紧闭,空荡荡的步行街上除了安静的指示牌,就只剩清扫街道的环卫工人。但是这便是宋硕口中的“一流地段”——北京繁华的生活中心朝外区,而两旁写字楼里默默打字的白领们,正是伏牛堂的消费人群之一。

带着这份对意料外的冷清的困惑,我们找到了伏牛堂的第二家店。这家米粉店仅有一百平米,除去服务台和厨房,所剩的面积并不很大,但是环境舒适宁静,两旁的座椅均是柔软的沙发。在这里,食客们不仅可以一边享受米粉的温暖,一边谈天说地,还能参加伏牛堂定期举办的各类沙龙活动。

我们不禁开始好奇,创办这家米粉店的究竟是怎样的一群年轻人,不追求翻桌率,而是想着将餐饮和文化结合起来。

 

他人眼中的倒影:细腻体贴的领导者

在店内等待宋硕到来的空隙,我们与店内的服务员攀谈了起来。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姐姐说:“缘分总是会带给你想要的。”她说,她曾服务于传统餐饮业,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她了解了伏牛堂,从此便决定了加入这支有巨大潜力的队伍。工作至今,她一直没想过离开团队,甚至想在以后怀着宝宝的时候还来工作。朴实的语言和幸福的表情让我感动,也暗示伏牛堂团队极强的凝聚力。从创业初始到现在,伏牛堂无一人退出团队。团队的热情和精神也创造了轻松愉快的工作氛围,工作人员更是肯定而真挚地告诉我们:“我们店里真没有严肃的事,除了流程考核和打扫。”三个年轻的创业者是如何建立起这样的企业文化的?这种团队凝聚力和活力加深了我采访宋硕的欲望。工作人员向我们描述他:“宋硕是一个心思很细腻,说话特别温柔,但是说到高兴时会手舞足蹈十分可爱的人。”

 

直观印象:他值得拥有

尽管在网上看过照片,第一眼看到宋硕本人还是感到惊讶,不同于东北小伙普遍的粗犷,他更像南方人,眉目清晰而言语柔和。想起工作人员的描述“宋硕是一个心思很细腻,说话特别温柔,但是说到高兴时会手舞足蹈十分可爱的人。”觉得很是贴切。2012年,宋硕从北外法学院毕业,工作两年后决定创业。他的想法与朋友一拍即合。于是,宋硕与张天一,柳啸和天一的表弟周全一起创办了伏牛堂。当时的他已经拿到了美国MBA的全额奖学金,而他也一直怀揣着出去走走看看的梦想。原本想在创办后离开伏牛堂,最终他却发现自己对伏牛堂的感情更为深厚。彼时的伏牛堂已走上正轨,团队中任何一个人的离开都将影响这棵在市场上萌发的幼苗。投资人不仅会因团队变故起疑,宋硕也不想半路放弃自己在伏牛堂的辛勤成果。就这样,宋硕最终留了下来,和大家一起打拼,一起筑梦。尽管他现在早出晚归,行程紧凑,却还是告诉我们,这日子“蛮不错的”。而这份坚持也给了他创业上极大的成功。

对于创业,人们总是好奇于最开始的原因。对普通人来说,创业是勇敢者的游戏。有人曾生动地形容,当个小职员,就如同和大家一起,在国贸的路上堵车,虽然头疼,但是极少有人敢骑自行车走一条小路,创业者便是这样的一群人。但是在采访中,我发现宋硕除了勇敢,还有着许许多多成功创业者所具备的更重要的品质。首先,宋硕对市场发展有敏锐的嗅觉,以及发现商机的眼光。他虽是北方人,但却因有着湖南朋友而与米粉结缘。湖南人对米粉有一种特殊的情结,但由于北京水质的原因,店铺很难加工正宗的湖南米粉。为了吃上一碗正宗的家乡粉,他和朋友经常坐上两个小时的车,穿越北京几个城区。他也由此发现了常德米粉的市场空白。而伏牛堂成立初,北京五环之内能与之竞争的湖南米粉店只有两家。另外,宋硕对人的分析客观理性,对好友支持信赖。大学时,他和张天一分别是二班和一班的班长,法学院男生又少,他们私底下很熟。宋硕说,大学期间,他和天一就已经讨论过创业的问题了,聊天中他抛除了思想上的顾虑,更是从心底里觉得张天一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宋硕觉得天一成熟的思维方式和前瞻性的想法都有利于创业。几年后,天一提出这个项目时,宋硕积极加入。凭借对人的了解和与好友合作的默契,他迎来了人生第一个高峰。

但这并不是他的第一桶金,宋硕早在大学时就在淘宝上开了网店。他说,虽然网店的投入比实体店要小,但是每一个环节,从采购库存,从网页编辑到客服管理和售后,都不轻松。他在这段经历中最大的收获就是基本的商业意识。宋硕感慨道:“有点后悔在学校时没参加更多的社团活动,其实在社会上经历的事是可以在学生社团中得到更早的体验的。”尽管他后悔自己大学“不够活跃”,但事实上,宋硕在北外学习期间经常在大大小小的辩论赛中夺冠,加入过街舞队,甚至走上过千人礼堂的十大歌手决赛舞台。他谦虚且幽默地称自己是第二十二届十大歌手比赛的“第十一名”。

提及最初创业路上的艰辛,宋硕直言不讳。店铺选址、社会关系的处理、创业初期米粉购买量少、没有店家愿意供应等等,都是曾经让他们头疼的问题。那时几个人每天早出晚归, 有时甚至半夜两三点才离开。在店里的时候几乎都坐不下来,“不是在服务顾客就是在为服务顾客做准备”。宋硕放弃原本安逸稳定的生活,投身到这种生活之中,一直咬牙坚持下来。当我们问他如何坚持得下来时,他脸上浮现出幸福和满足,眯着眼睛说,“可能是一种大家一起为我们的事业奋斗的充实感和自豪感吧”,仿佛在回忆那段时光。“大家”,“一起”,“我们”,创业路上他们确实都在彼此陪伴,这个大家里或许还包含了脱离单调反复的生活的乐趣,乐活的态度,和简简单单做好一碗粉的目标。而这目标,有着他们的理想,带着他们的人生态度。

如今,困难过去了,宋硕和其他几个创始人有了更高的目标——要把霸蛮社打造成在京湖南人最大的、积极的、健康的、有团聚感的社团。霸蛮社是伏牛堂组织的一个社群,他们将在京湖南年轻人聚集起来,而这些人也是他们的目标客户群体。就像宋硕所说的,伏牛堂是一个年轻人的空间,在这里可以感受到与传统餐饮不同的相处氛围,顾客、工作人员和创始人间以一种伙伴的模式来相处。在我们谈话的过程中,我注意到工作人员主动递给了他一杯水,很简单的一个黄色透明水杯,上面贴了一个标签“硕宝宝”,而宋硕则礼貌的说了谢谢。宋硕在伏牛堂的工作主要是负责店面运营和关心员工,及时了解员工精神状态以及心情。这种互相关心的温馨理念显然已经植入伏牛堂整体的企业文化里。宋硕说他宏观的梦想是让更多的人到店里来,认可他们的米粉,认可伏牛堂的理念,大家一起玩。从商业模式上来说他希望霸蛮社能够积累更多的粉丝,而其中很多湖南人已经成了他的好朋友。宋硕热情地称他们为“老乡”,眉宇间的兴奋让人觉得湖南也是他的故乡。

伏牛堂一直致力于成为文化的标签,也营造出了温馨和谐的团队氛围和服务理念,但最核心的,还是要说说这一碗米粉。伏牛堂有一句标语——“用距离丈量良心”,而在宋硕这里我们得到了解释。肯德基福喜事件过后,伏牛堂公开了米粉配方:菜籽油是6.93公里以外十里河运来的,牛上脑肉是59.2公里外香河的,七星椒则是1359公里外瓦儿岗的。正如宋硕所说,他们所做的就是一碗碗家乡米粉。他的营销策略令人钦佩,但最令人赞叹的还是那份朴实和餐饮行业的良心。

母校情结:那时杨柳青青

 

宋硕的一句“学生时代挺好的”,引出了我们对他在北外生活的好奇。他在问过我们几个学妹的状况后,谈起了北外的变化,还调侃说北外新修的喷泉是不是晚上就被情侣占领了,自习室够不够。宋硕刚离校,北外图书馆就建好了,他对此也唏嘘不已。我们在《时间煮雨》的柔和的歌声里谈起北外的宿舍和食堂,感受到一位学长对母校的怀念和对师弟师妹们的关心。采访过程中由一个话题他会突然想起某个老师,他的一句趣话,他上课,做人的风格,他近来的情况。这无不让我感受到同为北外人因而更容易感受的他心中那份深深的谢意。他还建议学弟学妹们多参加各种活动。他说,学校是社会的一个缩影,早些去体验,将来的路或许会更顺利。在与父母沟通的方面,宋硕说,要让父母真正感受到你能。当我们和周围人的观念存在分歧的时候,如何说服对方让你保留自己的选择十分重要。一味捍卫和抵抗只会导致矛盾,不理解会构成双方的伤害,而宋硕用大学创业的经历获得了父母的信任,用一贯的深思熟虑和沉稳认真免去了他们的费心和劳神。而当面对困难时,他更是负起了责任,没有让自己的选择辜负了他人。

其实每个人都是星辰,有发亮的可能,只是有人害怕微弱的光芒被周边的黑暗吞噬,有人逐渐失去了用于转化为光能的热能,有人走了成名得利的捷径,甘愿做瞬间灿烂的流星,最终化作冰冷的陨石,被埋在土中度过余生。宋硕从没小瞧过自己改变生活的能力,从没消逝过逐梦的热情,从没因物欲改变做好一碗米粉的初衷,我们敬仰的不是他的成功,而是他成功的缘由。